您的位置 : 丘奇文学网 > 玄幻 > 气破须荒

更新时间:2019-04-04 19:40:17

气破须荒

气破须荒 北弥麒 著

连载中 拾宝林元辅 逆袭小说 娱乐圈小说 宫廷小说 宝宝小说 星空小说

经典美文《气破须荒》是来自作者北弥麒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风格的小说,小说的主角是拾宝林元辅,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下面是简介:经济、权利、财富对爱情和友谊的重大影响,深刻地反应了青年们在情感上的困难与无奈。三天极宇,亿万时空,拾宝恨天手执黑刀,败人杰、斩妖灵、灭韵魔、聚气运、恨天地,半生孤苦,一世凄凉,只为恨,聚气运乱世,须破寰宇尘巅!

精彩章节试读:

夜晚,浩瀚的星空之下,星光如尘,月光倾洒如瀑,银白略带冰凉的浅色,虽辉亮清晰,却也洞穿破不了黑暗的笼罩。

未知的黑暗,隐藏着太多未知的神秘。

土城,一座顾如其名般的小城,不算大,也就十几多里方圆的大小。

街道寂静如素,不时传来阵阵犬吠,显得格外洪亮噪人。

巷道里,不知从何时,传来一阵急促的步伐声,随着时间的渐逝,那步伐声越来越响亮,迎合各种古怪声,不觉有些怪异。

黑暗的巷道尽头,似是噬人黑洞,令人不禁心生惧意。

脚步声愈来愈近,突然,一道黑色的人影出现在黑暗处,没有丝毫的停顿,快速的出现在街道上,犬吠声停止了,街道间静了下来。

黑影头颅不时的微侧,似是在环顾打量着四周,又像是在寻找什么一般。

黑影四下扫望,寻了一会儿,不知怎的就突然间盯着一家当铺。

那当铺说来也不甚大,掉漆的朱红五尺多的门面两侧,钉着一副木板对联。黑影微眯双眼,借着略显明亮的月光,看见那对联上面写着:

十二时辰不打烊,四海宝物皆入行!

横匾上写着“林记当铺”四个金色大字。

望着当铺,黑影身形略作停顿,身形向前略倾,正欲继续前行,忽然,黑影猛地转过头颅,望向巷道黑暗处,停顿了片刻,其呼吸声渐渐地变得急促起来。

下一刻,黑影咬了咬牙,暗叹了口气,抬起头望向那家林记当铺,迈着沉闷的步子向前走去。

……

要说不巧的是,今晚的当铺是拾宝当夜。

对于拾宝这名字,拾宝本人是一万个不喜欢,奈何自己又是孤儿,不知自己的底细。

听掌柜的说,自己是他从一个坟地边捡来的,而掌柜的常听一些说书的人讲,一般坟地的风水都比较好,是块难得的宝地。

于是乎,掌柜的便是为了图一吉利,便取了“拾宝”这个使人捧腹闷笑的名字。

拾宝自懂事以来,没少请求掌柜的,帮自己重新取一个好听点的名字,奈何掌柜的死活不肯,只要一提起此事,他就跟自己吹胡子瞪眼,一顿怒斥。

而他又如爷爷一般疼养拾宝,潜意识里,拾宝他也不愿违逆掌柜的意愿,因此,此事渐渐地便不了了之。

今晚又是拾宝当夜,阿成回乡去了,只有自己来当夜,每次这个当夜对于拾宝来说,都是一种非人的折磨。

不为其他,只因睡觉不能睡在床上,只能趴在桌子上睡,那感觉,真是……

对此,按照掌柜的话讲就是:当铺是宝贝的聚集地,因此,绝对不能错失任何得到宝贝的机会,要十二个时辰不间断的守着当铺,即便是在夜里,也要睡在当铺柜台桌上,以便晚上某些莫名其妙的客人来此,抵当一些物品,也不至于遗憾的与宝贝失之交臂。

不过,虽是如此这般,但在拾宝的认知里,就从来没有见过什么宝贝。顶多就是一些落魄的官商,因迫于生计,或是缺少些许盘缠,抵当了一些珠宝、玉器之类的东西。

至于以前听掌柜的说起的那些所谓的宝贝,也就是他在书里看到的,土城这个穷乡僻壤,怎么可能会有宝贝?

此刻,刚刚睡着一个多时辰的拾宝,正在睡梦中,快乐得无法自拔的数着自己的宝贝,一个,两个,三个……

突然!

砰砰砰……

随着一阵急促的拍门声的响起,那还在梦中数着宝贝的拾宝,便被毫不留情拉了回来。

拾宝很是不情愿的嘟囔着,缓缓地抬起头,皱眉头,无力的揉了揉惺忪的眼睛,连打了几个哈欠,站起身来伸了伸懒腰,略微的甩了甩还有些迷糊的脑袋,清醒了一下。

过了片刻,拾宝才恍然的看向地朝大门,极不情愿的拖着步子朝大门走去,心中暗道一声倒霉,抱怨的大嚷道:“谁啊?三更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觉哇!干什么呀?”

咚咚咚……

敲门声依旧不停,拾宝心生厌烦,不满的大声嚷道:“行啦,别敲啦,来啦来啦!真是的,大半夜的……”

接着,拾宝又暗自嘀咕了几声,忙点上蜡烛,掌着烛光将屋内的的蜡烛都自点亮,径自的走到大门前。

拾宝三下两下的便拉开大门拴,他想看看到底是哪个家伙,打扰他睡觉,如此大半夜的……

不过,说也奇怪的是,就在拾宝拉开大门的一刹那,他感觉到一股极为阴冷的气息扑面而来。

这股看不见的寒气,令他不只是身体感觉到莫名的寒冷,就连心里也突生出一股冰凉的感觉,瞬间便使得他不由的战栗起来,本能的哆嗦了几下。

这大夏天的晚上,没有理由这么冷的呀?这老天爷……

此刻,拾宝脑袋里满是疑惑与抱怨,受这莫名凉气的影响后,缩了缩身子,慢慢地抬起头,想看看身前这个打扰他好梦的家伙,到底是谁,长什么样儿?

然而,当拾宝抬起头,定眼去看去之际。

咝~~

拾宝深吸了一口凉气,却是实实在在的被吓了一跳。

拾宝脸色骤然一变,这人……

眼前这个人,身长九尺,身穿一件黑色云袍,披散着头发,面庞刚毅沉重,尽带一圈胡渣,脸色略显苍白,身形虽魁梧异常,却也掩饰不了目光中的那一丝疲色。

虽然如此,但那阴寒的双眸流露出凶唳之气,却甚是骇人,加之那浑身所散发的淡淡异味,好像是血……等等!

血!?

那血腥味刺人鼻腔,使得拾宝心头蓦然生出一种恐惧感。

拾宝不敢与之对视,目光连连闪躲间,却是注意到黑袍汉子宽大粗糙的手背上,刺印着一把燃烧的黑刀的印记。

此印记印刺得栩栩如生,一眼看去,竟有些摄人心神的感觉,令人不由的心生出寒意,惧意突生。

此刻,拾宝的心里已是有些微微的发颤起来。

作为从小便在当铺中成长的孩子,拾宝不免经常与各种奇形怪状的东西或是人打交道,久而久之,他这看人的眼光自然是不逊于看东西了。

眼前这个人,且不论身装打扮,单单其浑身所散发浓浓的血腥味,分明不是前街东头,那孙屠户身上所散发的牲畜血味,浓浓的血腥味里,没有丝毫的牲畜腥臭的气味,如此辨来,这很有可能是人血。

人,人……血!?

想到这里,拾宝都被自己的猜测吓得不轻,几欲站不住脚跟。

不过,他毕竟也读了几年的书,也学过不少东西,心中自是知晓,这种情况之下,要表现出绝对的自然与镇定。

“这,这……位爷,这么晚的天儿了,您有何要事?”拾宝结舌谄媚的问道。

虽说要镇定,但毕竟,拾宝也只是个刚刚十三岁出头的孩子,更何况,这又是他头一次遇到这种情况,要说心中强加作镇定,且说话时不出什么问题,那绝对是不可能的。

“你们这里什么东西都可抵当?”黑袍汉子看了拾宝一眼,没有丝毫情绪波动说道,仿佛在与一块石头说话,冷漠无味。

“其实,也……也不是什么东西都可以抵当,若是那样的话,也不可能叫当铺了,关键是要看……”拾宝似乎是害怕冒犯这个疑似杀过人的家伙,小心的欲言又止的解释道。

黒袍汉子嘴角轻轻的冷笑,也没说什么话,右手缓缓地伸摸进胸口的衣兜,从里面拿出一物,猛地一下就递放在拾宝眼前。

初时,拾宝见那黑袍汉子将手伸进衣兜里,心头一震,还以为他要拿出什么凶器之类的东西来,刚想要躲闪,就见黑袍汉子拿出的是一本书,心下松了口气,暗骂自己疑神疑鬼。

随即,望着黑袍汉子手中的书,拾宝不禁有些不知所措起来,茫然的望了望黑袍汉子,咋了咋嘴,吞了口唾沫。

“这是……”

“抵当的东西!”

“哦,那我,我……可以看看这本书吗?”拾宝弱弱地指着黑袍汉子手中的那本书。

闻言,黑袍汉子迟疑了一下看了拾宝一眼,随后,便面无表情“嗯”了一声,就将手中的书递给了拾宝。

见此,拾宝竟有些惊疑不定,又望了望黑袍汉子,见其没有什么其他的反应,双手才迟疑的接过黑袍汉子手中的书,仔细的翻动起来。

看着手中这有些破旧的书,拾宝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感觉,再看去,蓝色的封面上有著写着两个字,也许是相当久远的古文,拾宝愣是看不懂。

不仅如此,除了里面所记载的文字拾宝看不懂外,整本书就让拾宝觉得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这貌似根本就是一本普通人看不懂的书罢了。

该不会是这家伙欺我年少,骗钱来的吧?可是,看这人……如此的装扮……拾宝心中暗暗的思忖道。

“这……这位爷,您的这本书我也看不懂……它……”拾宝有点为难,故意结舌的向黑袍汉子说道。

“废话就不要多说了,你就说说这本书价值多少钱吧?”黑袍汉子略有嘲讽的语气里,带着些许不耐烦的说道。

果然,又是个来骗钱的家伙!拾宝心中如此想到。

“额……这位爷,您看,额……十文怎么样?如果您嫌这个价格不行的话,明天再来也可以,让我们掌柜的看看,他见多识广,也许知道这本书的价值也说不定,您也知道,这本书,它……”

“好,就十文!不过,这本书,我过两天会回来赎取,你若是敢把这本书给卖了,或是弄出了什么差错,哼哼!”黑袍汉子一脸狰狞的瞪着拾宝。

拾宝没有想到对方答应的如此之干脆,但其随后的话语,却是吓了拾宝一跳,不禁又是抬头看了看黑袍汉子,那狰狞的神情却是让拾宝心中暗惊,脑袋一阵恍惚。

拾宝忽然间有种感觉,自己心中所想的什么,似是是被对方全部看穿了一般,一股凉飕飕的感觉在心底突生,这使得拾宝心惊不已。

拾宝急忙的回答道:“这,这小的哪里敢啊!您放心,您来取书时,小的绝对原物归还,至于利息,小的可以做主,分文不要!”

至此,关于黑袍汉子来骗钱之类荒唐疑虑,拾宝心中

想都不敢想了。

“还有,你们店里可有一些关于古文字注解之类的书么?若有的话,价钱随你们开。”

此时,正在写抵当凭证的拾宝听着这话,不由的愣了愣,他从没有遇到这种事,不过,又是一阵难为的皱眉道:“这个……估计我们掌柜的会有吧,只是现在……”

说着,拾宝已是走到黑袍汉子身前,将抵当凭证递给黑袍汉子。

“不急,过几天我再来一齐取,放心,只要有,价钱与利息我会加倍给的。”黑袍汉子诡异的笑了笑。

接着,黑袍汉子接过抵当凭证,一个转身便走出了当铺。

待得拾宝回过神来时,那黑袍汉子已是融入黑暗之中,不见了身影。

见黑袍汉子已走,拾宝连连拍了拍胸口,重重地舒了口气,看便望着手中的这本破书,心里面别提有多么郁闷,最后,只得轻轻地叹了口气,便紧紧地关上大门。

“真是个怪人……”

然而,就在拾宝关门后的几个呼吸间,两道黑影忽然闪现在街道上,略做片刻停顿,打量了四周一番,没有弄出什么声音,竟也朝林记当铺望了望。

随后,头颅一转,就又向前方行奔而去,几个呼吸间便消失了踪影,仿佛融入黑暗一般……

猜你喜欢

  1. 逆袭小说
  2. 娱乐圈小说
  3. 宫廷小说
  4. 宝宝小说
  5. 星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侠盗文学

回复气破须荒或者回复书号1124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