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丘奇文学网 > 穿越 > 锦绣人间

更新时间:2019-03-19 19:44:26

锦绣人间

锦绣人间 十七纬 著

连载中 朱信之裴谢堂 讽刺小说 网游小说 宫斗小说 搞笑小说 探险小说

火爆新书《锦绣人间》是知名作者十七纬创作的穿越架空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朱信之裴谢堂,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风光无限的泰安郡主,被她不顾颜面巴巴倒贴了六年的淮安王朱信之一杯鹤顶红送上了黄泉路,死得不甘心又憋屈,老天看不过去,让她借尸还魂在头七那天重回了这锦绣人间。从此以后,裴堂只干两件事:第一:让朱信之痛不欲生;第二:送朱信之下地狱。踩着累累尸骨,摔开废物王冠,她一个地狱恶鬼什么也不怕,一代煞星就此临世!嫡姐嫡母抢她婚姻,当她是死人?妯娌谋她遗产,她看起来傻?宗族看中她祖传的武学籍,她那么好骗?裴谢堂怒了,都什么玩意,给你们脸了?这一套,都是她玩剩下的!唯一悲剧的是,未婚夫休了她,风生水起时陛下还赐婚了,赐婚的对象,是帝都里她恨毒了的那个人。“不要气,出来混,迟早都要还的。”

精彩章节试读:

  

  猛吸一口,裴谢堂立即露出了一个诡异的微笑。

  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她裴谢堂竟然还活着,看来是苍天有眼,真给她机会来讨回公道了!

  裴谢堂阴恻恻的笑了起来:“好,很好……”

  “小……小姐?”身后的丫头被她凶猛的动作和森寒的表情吓着了,瞪大了眼睛结结巴巴的喊了一句。

  裴谢堂手撑着窗户,闻言莫名其妙的回头,看了看左右,又看了看那圆脸的丫头,好半天才抑制住自己激动的心情,抬手指着自己的鼻子:“你,方才是在跟我说话?”

  “奴婢当然是在唤您啊!”圆脸丫头满目不解:“小姐,您怎么了,是不是被马儿撞到了伤着了哪里?怎么连篮子都不认得了?”

  原来这丫头叫篮子!

  裴谢堂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她一番,脸圆圆的,身材微胖,确然跟篮子有些像,这名字十分传神。她仔细想了想,觉得这么可爱的名字和丫头没理由见过不认得,故而摇了摇头,很是肯定的道:“不认得。”

  她再次环顾了四周,确定并不是宣角楼,也不是她从小长大的府邸,便又问道:“是你救的我?”

  篮子却傻乎乎的看着她,好似突然反应过来,嘴巴越长越大:“小,小,小姐……你你你怎么会说话了?”

  “嗯?”裴谢堂挑眉,难道她以前发号施令是假借人手的吗?

  小丫头越说越不像话!

  她踏前一步,正要纠正篮子的措辞,一瞥眼,却瞧见对面的妆台上铜镜映出了一张陌生的面孔。

  肤若凝脂,俏鼻秀挺,红唇贝齿,双目湛湛有神,脸颊旁边一个浅浅的梨涡,微微一抿唇便露了出来,好一个绝丽的佳人。个子倒是很高挑,整整比篮子还要高了一个头,只是病恹恹的,看起来少了些神采,纤细的腰肢不盈一握,更像竹竿竖在这里随时可能被风吹倒一般。

  裴谢堂伸手戳了戳镜子里的人,镜子里的人也伸手戳了过来,她受惊一样的缩手,对方也缩了回去。

  心口猛地沉了下去,这是谁?

  她裴家三代虎将,她裴谢堂是武举状元出身,一身钢筋铁骨,手握长枪纵横往来不在话下,镜子里的人绝不应该是她!

  裴谢堂呆呆的扭头问身后的篮子:“这是哪里?”

  “小姐的闺房啊!”篮子显然还没适应她会说话的事情,愣了半天才哆哆嗦嗦的回答,脸上的肉也扭曲得厉害。

  裴谢堂不耐烦地摆手:“我是问,这里是不是东陆?”

  “是啊。”篮子点头。

  裴谢堂深吸了一口气,一股不祥的预感涌上了心头:“那今天是什么日子了?”知道眼前的丫头迟钝得厉害,又补了一句:“是宣庆哪一年哪一月哪一日?”

  “宣庆二十三年,今天是二月初九。”篮子搔搔头:“小姐昏睡了一整天,怕是晕了头了,您忘了吗?昨儿是二月初八,是夫人的忌日啊!奴婢陪着小姐去城外给夫人上香回来,咱们在朱雀街上遇到了温少爷……”

  裴谢堂只听到了前面一句,二月初九,她是二月初二龙抬头那天处以***的,这都过去七天了?

  她唇角发白,恍惚明白了什么,微微颤抖起来:“泰安郡主死了?”

  “死了。今天头七,早晨刚出殡呢!”篮子点头。

  裴谢堂脚一软,一屁股跌坐到了地上。

  她……真的死了?

  裴谢堂面如土色的盯着自己的手指,猛地下手一掐,钻心疼痛证明这不是一场梦。她复活了,复活到了一个不相干的人身上?

  那她现在是谁?!

  仿佛为了回答她的问题,院子里传来一阵清浅的脚步声,随即,五六个人涌进了屋子里。

  当先一个妇人身穿绛紫色织金暗花对襟叠襦裙,头戴明月碧玉双步摇,耳朵上坠着一对金凤成祥,摇摇款款,富贵逼人,她神色倨傲,扫过屋子里的裴谢堂和篮子,便捻着语气不阴不阳的道:“哟,这又是闹的哪一出,好好的椅子不坐,非要坐在地上?”

  “妹妹刚醒,许是手脚无力又发作了呢?”妇人身侧站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鹅蛋脸,柳叶眉,朱唇含笑,眸光点点,转动间顾盼生辉。她身穿湖绿色青烟罗裙,头上别着的鎏金花座点缀红珊瑚,映衬着娇嫩容颜,十分秀美,透着几分熟悉。

  她的声音柔软入骨,颇为动听,裴谢堂诧异的抬头,却瞧见她眼中还没来得及收起来的幸灾乐祸。

  来者不善啊!

  裴谢堂一瞧见这阵仗,心中就明白了几分。

  篮子立即福了福身:“见过夫人,见过大小姐!”说着又来搀扶裴谢堂起身,圆脸上满是紧张,生怕裴谢堂会惹恼了眼前这两人。

  裴谢堂顺势起身,那夫人已等不及,蹙着眉头呵斥了起来:“好好的廷尉府三小姐,整日里将自己弄得不人不鬼,寻死觅活的,像什么话!别说温少爷不要你,就你这模样,瞧着都让人恶心。谢成阴,我问你,那玉佩你放哪儿了?今儿你最好是乖乖的交出来,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否则……哼,闹得大了,老爷脸上不好看,最后吃亏的还是你!我谢府的颜面,可比你这条贱命值钱多了。”

  廷尉府!

  裴谢堂顿时恍然大悟,她就说嘛,那十七八岁的姑娘看起来眼熟,原来是廷尉谢遗江家的大小姐谢依依,这夫人是谢遗江的继室樊氏!

  拍着自己的额头,裴谢堂哑然失笑,她虽是女子,但因她的父亲乃是一方诸侯,镇守西北,她十三岁便随着自己老爹东征西伐,在军中厮混长大,跟这些京中的小姐夫人着实不熟。十七岁后回了京城,但她已是军功在身,受封将军,大小宴席上皆是同文臣武将并列,压根儿没机会同女眷们话家常。对谢依依有印象,还是上一次谢家给老夫人祝寿,谢依依曾出来献舞,让裴谢堂惊艳过一回。

  呵,这可好!

  事情难办了,谢遗江办事古板,最见不得奇新怪异,裴谢堂在朝廷上跟廷尉谢遗江一向不和,怎么就混成一家人了,她得管那老头子叫爹了?

  至于谢家三小姐谢成阴,那也是京城里除了她裴谢堂之外响当当的名人!

  出生谢家书香门楣,生来却天赋异凛,自幼习得一身好武艺,结果十三岁失足跌落水中,发了一场高烧,醒来后便不能再说话,双手双脚都失去了力气,别说舞蹈弄棒,就连路都走不了几步。也因为如此,谢成阴性情大变,时而痴呆,时而狂躁,是这京城里有名的废物和一等一的煞星!

  裴谢堂叹了口气,找谁托生不好,竟找了这等废物,还摊上个难缠的爹,真真是运气不好!

  裴谢堂不说话,樊氏却早就习以为常,让下人拉住了篮子,便皮笑肉不笑地开了口:“你不肯交出来也没关系,左右就在这院子里,给我仔仔细细的搜!”

  话音刚落,身后的四个丫头就在屋子里翻找了起来。

  这些下人出手可没有个轻重,整齐的屋子转瞬间就变了个样,篮子大急:“夫人,您这是做什么?啊,不要——”

  随着篮子这一声尖叫,角落里的一只妆奁哐当落在了地上,几件零散的首饰撒了一地。

  篮子抢上两步,捡起地上断裂的一支碧玉步摇,大颗大颗的眼泪立马就滚了下来:“呜呜,断了,断了……”

  四周的婢女见状,互相交换了一个眼色,嘴角带着古怪的笑,其中一个上前一步,肩膀一送,篮子被撞了个趔趄,手中的碧玉步摇又重新摔了出去,这回是真正的断成了好几节,再没可能修补。

  那婢女毫无愧色,轻飘飘的看了一眼,便回身向樊氏笑道:“夫人恕罪,奴婢不是故意的。”

  樊氏点了点头,她身侧的谢依依讶异的叫了起来,捂着嘴巴痴痴的笑:“呀,断了呢,看样子是修不好了。妹妹别伤心,喏,姐姐把这个送给你!”

  裴谢堂低头看向她的手心,谢依依拿着的是一根破旧的木簪,这府中最下等的丫头恐怕都不会用这个。

  怎么,这是变着法子嘲笑谢成阴连丫头都不如?

  篮子气不过,憋着一筐眼泪花花气愤的道:“这是大夫人留给小姐的唯一东西了,你们,你们太过分了!”

  樊氏闻言,立时眸光冒着火:“主子们说话,哪有你一个婢子插嘴的份儿,给我掌嘴!”

  她倒要看看,平日里谢成阴护这婢子如命,今儿拿这婢女开刀,看她谢成阴还不乖乖的交出那玉佩来!

  左右的婢女一听夫人吩咐了,立马七手八脚的上前,两人抓住了篮子,另一个人扬手就往篮子的脸上扇去,丝毫不顾及裴谢堂就在身侧。

  裴谢堂的眼眸猛地一缩,心底一股怒意窜上了背脊。

  看这些人熟门熟路的,平日里怕是没少欺压这主仆两人吧!方才她醒来时,篮子虽然唠唠叨叨,可这丫头一看就是个心善通透的,明知道自家小姐处于劣势,还劝诫小姐不要为了不值得的东西拼命,这会儿却凭着自己的微薄之力护住谢成阴,面对樊氏这般强势的来讨要东西,还敢挺身而出为谢成阴仗义指责,这脾气令人喜欢。

  说起来,她占了谢成阴的身体,这丫头就是她的丫头,她的人还轮不到这些人来欺压!

  “啪——”

  大步上前,裴谢堂抓住婢女挥向篮子的手,反手重重一耳光,顿时将那婢女扇倒在地,嘴角流出殷红的血迹来。裴谢堂将篮子扯到身后,横眉冷眼地一脚踏在那婢女的胸口上,便是森森笑了数声:“夫人能恕你的罪,我裴……我谢成阴可饶恕不了你!都给我听清楚了,从今儿起,我这院子里的东西没我的允许,谁若动了,这就是下场!”

  说着,脚尖下移到婢女的手背上,裴谢堂蓄力一踩,杀猪一般的叫声立即响了起来。

  

猜你喜欢

  1. 讽刺小说
  2. 网游小说
  3. 宫斗小说
  4. 搞笑小说
  5. 探险小说
  • 讽刺小说
    讽刺小说

    讽刺小说是小说的一种。它的特征是用嘲讽的表现手法揭露生活中消极落后和腐朽反动的事物。在艺术表现上,这类小说充分调动各种讽刺艺术手段,用夸张、巧合、漫画式描写等手法突出被描写对象本身的矛盾、可笑或畸形的特征,形成强烈对比,极其简洁尖锐地把人生无价值的东西撕破给人看,引发读者从中得到否定和贬斥丑的精神和情感愉悦,达到警诫教育或暴露、鞭挞、抨击的目的。

  • 痴迷禁欲总裁
    痴迷禁欲总裁

    作者:洛琪

    都市小说

  • 活人墓
    活人墓

    作者:我本佛

    灵异小说

  • 总裁蜜令,独宠新妻不许逃
    总裁蜜令,独宠新妻不许逃

    作者:月月酱

    现情小说

  • 想说爱你不容易
    想说爱你不容易

    作者:猫不萌

    现情小说

  • 约了个女鬼
    约了个女鬼

    作者:佚名

    灵异小说

  • 一往庭深
    一往庭深

    作者:千鹿

    现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美文超市

回复锦绣人间或者回复书号6798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