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丘奇文学网 > 玄幻 > 柏玉皎季晏礼

更新时间:2024-07-09 09:38:11

柏玉皎季晏礼

柏玉皎季晏礼 佚名 著

连载中 柏玉皎季晏礼

柏玉皎季晏礼是作者佚名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书中情节起起落落,扣人心弦,是一部非常好看的玄幻小说。咱们接着往下看重见天日,阔别已久的日光照得柏玉皎有些睁不开眼。但她还是一眼看到了相府的马车。她犹豫着,心中畏惧不敢上前。车帘在此时揭开,坐在里面的却是镇北侯季宴礼。

精彩章节试读:

在天牢四年,柏玉皎受尽***。

她奄奄一息时,众人才发觉她是被调换的相府嫡女。

对她非打即骂的主母竟是她的亲生母亲,她心仪的姐夫本应是她的夫君。

相府众人愧疚不已,却不肯让庶女姐姐让出千金头衔。

……

天牢。

牢门被缓缓打开。

柏玉皎蹲在角落,木然地看向门外,不知道今日会是哪个将士把自己骑在身下。

四年前,她因一方绣着姐夫镇北侯季宴礼的帕子,被相府主母李沐烟以不知礼义廉耻,送到了天牢。

姐夫季宴礼还特令他的下属骁骑将军萧临羽,好好照顾自己。

于是四年里,她彻底失了清白,成为了千人骑万人辱的肮脏女子。

“柏玉皎,你可以走了。”

骁骑将军萧临羽熟悉又令人生寒的嗓音响起,柏玉皎害怕得抬起头。

就见男人深隽英挺的轮廓,隐在昏暗明灭的光线中,一双风情的桃花眼眸都是戏谑。

“今日相府主母查出,你才是相府嫡女,是那五姨娘调换了你和你姐姐柏洛荷!”

“他们派人来接你回去。”

柏玉皎闻言,脑中轰鸣,如遭雷劈!

她在牢狱里受尽***,整整四年!

现如今告诉她,都错了,自己才是相府主母的千金!

她至今还记得,四年前,嫡姐柏洛荷从自己的闺房拿出绣着小侯爷名字的帕子后。

主母李沐烟满眼嫌弃的看着自己,说。

“不过一个庶女,竟敢惦记自己的姐夫,心思肮脏,杀了都不为过!”

柏玉皎脑海中都是过往的一幕幕。

而萧临羽则是将她打横抱起,一双桃花眼染上情欲。

“既然你都要走了,让本将军最后再尝尝你的滋味。”

萧临羽欺身将她压在墙上,尽情留下暧昧的痕迹。

柏玉皎已经习惯,她瑟缩着身体,不敢反抗。

一番云雨后,留下一地旖旎不堪。

萧临羽给柏玉皎弄了一身崭新的衣裳穿上。

然后就带着她走出天牢,一边走,一边威胁:“女子清白最是要紧,在外该怎么说,你知道吧?”

柏玉皎连忙点头:“是,将军。奴婢不敢。”

……

重见天日,阔别已久的日光照得柏玉皎有些睁不开眼。

但她还是一眼看到了相府的马车。

她犹豫着,心中畏惧不敢上前。

车帘在此时揭开,坐在里面的却是镇北侯季宴礼。

“柏玉皎,听闻你今日出狱,本侯特来接你。”

柏玉皎闻声,抬头望向季宴礼清冷的一张脸,呼吸一窒,浑身不自觉战栗。

四年前,季宴礼在看到自己绣着他名字的手帕时,满脸厌恶。

“好歹是大家千金,竟这般不知羞耻,惦记自己的姐夫!”

而后,他把柏玉皎送进天牢,对下属萧临羽说。

“这个贱婢随便你处置!”

之后,柏玉皎便受到了无穷无尽的折磨。

回过神,她慌张跪地:“小侯爷,奴婢知错了!”

季宴礼俊美的眉宇微蹙:“柏玉皎,你才是相府嫡女。以后不要再自称奴婢,丢了相府颜面。上车吧。”

柏玉皎不敢不从:“是。”

她蹒跚着脚步,一瘸一拐地走上马车。

季宴礼也注意到了她走路的姿态,不觉奇怪:“你的腿怎么了?”

说着,他伸出手来触碰。

柏玉皎见状,本能的跪在了季宴礼面前。

“小侯爷,奴婢真的知错了!以后再也不敢肖想不该想的,求侯爷放奴婢一条生路……”

她不停磕头认错,生怕惹季宴礼不快。

四年不见,季宴礼看着眼前这个瘦骨嶙峋脸色惨白的女孩,和记忆里那个纤细娇小的身影大相径庭。

季宴礼不敢相信,四年时间竟能改变这么多。

他默默收回手,不再说话。

回到相府。

柏玉皎走下马车,却发现没有一人在府外接候她。

“我真是相府嫡女吗?”

她喉咙中都是苦涩,步履艰难地朝着正堂走去。

远远就听到里面传来,主母李沐烟和二姐柏洛荷的交谈声。

柏洛荷哭得梨花带雨。

“母亲,我已经不是相府嫡女了。而且我姨娘做出那样的事,你就让我去死吧!”

李沐烟心疼地为她拭泪,安慰道:“你一日是我的女儿,便永远都是我的掌上明珠。”

“那玉皎妹妹怎么办?”柏洛荷眼有愁意问道。

李沐烟开口道:“你才是我从小带大的孩儿,我与她没有情分。”

“往后你仍旧是我的二女儿,而她一切照旧!”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