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丘奇文学网 > 武侠 > 网游之龙踞一方

更新时间:2019-12-06 17:13:44

网游之龙踞一方

网游之龙踞一方 木木涛 著

连载中 林涛苏暮雪 纯爱小说 励志小说 神医小说 报复小说 军婚小说

精选热书《网游之龙踞一方》由著名作者木木涛著作的武侠仙侠小说,主角是林涛苏暮雪,内容主要讲述龙族战士的威仪不可侵犯!我所望之天,刀兵四起狼烟滚滚。我所到之处,山河崩裂战火纷纷。我所饮之水,血流成江不绝滔滔。驭龙腾飞九天外,潇河落雪醉浪涛。纵横九州,依的是手中长剑,睥睨寰宇,仗的是兄弟情义!一场游戏一场梦,人生如梦。

精彩章节试读:

【前言】

怀才就像怀孕,当到了一定月份,自然就会被人看出了,挡都挡不住。金子发光了,龙已露出水面,崭露头角,你已具备了一定的价值——被人利用的价值,弱者会依靠你,以得到利益,强者会主动帮助,让你变强,从而为其带去更大的回报!

在信息爆炸的时代,科技高速发展,游戏的制作也实现了突破,玩家可以通过佩戴虚拟器,是感官体验达到极限,进入游戏,如身临其境。

胜仁叹道:“在这个物欲横流的年代,久攻不破的城墙会值得尊重,但攻城不破的士兵却不是好士兵。”

我点点头说道:“人生就像拉粑粑,有时候虽然很努力,但结果可能是个屁,但是屁放过了肚子还是要舒服一点”

刚哥曾说过:“上半年混的不好,千万不要气馁,因为七一建党,八月一建军,十一建国,伟大的事业都是在下半年完成的,上半年不是三八就是清明,不是五四就是六一,都还不太成熟。”

何阳轻撇:“人生四大闲事:扶烂泥,雕朽木,翻咸鱼,烫死猪!”

董书极目远方道:“以梦为马,纵壮美山河!”

用半生做了一场梦,大梦初醒,才知荒唐了半世浮沉。

潇潇落木惹心愁,几片枯叶抱枝头。

遥想春色多浪漫,回首夏雨染温柔。

幽径斑驳花渐瘦,秋霜瑟瑟入西楼。

千山暮雪冰河固,月寒清冷心成泅。

我的梦就是这场游戏......

【正文】

“咕噜,咕噜...”

阳光透过窗子,照在了身上,我懒懒地翻了一个身,本来还想继续着我的白日梦,可是我的肚子却不安份起来。

我一如往常般浑浑噩噩地起来,接了一壶水,插上电,拿出床下的方便面。

“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

突然的一个电话,让我一惊,毕竟它已经很久没人打进了。

“喂?涛哥么?”

一个熟悉地声音从电话的另一头传来。

“哎呀,这不是社会我阳哥么?有什么指示么?”我笑着说道。

“哪敢啊,涛哥最近咋样啊?”

“能咋样,凑合着活呗,你有什么事么?”我问道。

“你看涛哥这话说的,没事就不能找你了?”

“别跟我绕了,有事赶紧说。”

“嘿嘿,你听说了么皓美公司的新游戏,《天行》下周一就要正式运行了,涛哥有兴趣没?”

“别提游戏,我戒了,前几年咱们玩的太猛了,我这心血都熬干了,现在还没调理好呢。”

“哎,那阵子玩的有点的过了,但是谁的青春不疯狂呢,青春么,就是用来挥霍的,你能说你不怀念当初一起通宵的日子?你能说不想念兄弟几个?”

“你可别忽悠我了,我现在工作还没着落,饭都吃不上了。”

“那正好,工作我帮你找了,你玩游戏就行?”

“扯淡呢?”

“涛哥净说那话,我没事不扯那玩意,说真的,你去牛哥那干。”

“牛哥?是好久没联系了,他现在干什么呢?”

“开电脑店呢,这回他也准备去玩这个《天行》,你去他那打个下手,顺便还能一起玩个游戏。”

“牛哥说的?”

“恩,牛哥手机坏了,刚换个新的,你的号码没了,他让我给你打个电话,问你玩不玩,还可以去他那,包吃住。”

“他那活多不?”

“挺多的,店里也有员工,你不用干什么,就是店员去上门做系统,修电脑的时候,你给看个店就成。”

“这活可以,我去没问题但是我有个要求。”

“什么要求?”

“火车票给我报销了,我现在穷的裤衩都穿不起了。”

“这事放个屁功夫就给你解决了,对了,你那有牛哥的手机号吧,准备好了,给他打个电话。”

“好的,没问题。”

“没事的话我挂了。”

“恩,回见。”

挂了电话,我的内心久久不能平复,来电话的人是何阳,而我们谈话中提到的牛哥是胜仁,因为玩游戏的时候他游戏里的名字是醉牛,所以都叫他牛哥。

我们都是相识在网络游戏,至今也有四五年的光景了,那时候基本天天在一起通宵达旦地玩游戏,说起来也是有些后悔的,大学四年就这样荒废了,但是用刚哥的话说,一辈子不做过几次后悔的事,到老了想想看,那得有多后悔。

刚哥是和我从小一起玩到大的铁哥们,对于我们这种学习不上不下的来说,中学的六年实在太难熬了,于是在走出高考的考场后,我们便开始疯狂地游戏,以此来宣泄掉那些积压的已久的阴霾。

而疯狂之后便是迷茫,我失去了方向,看不到未来的路,毕业后,大家都各奔东西,人总是要活在现实中的,当我回到现实的时候,发现我与现实格格不入,我不停地换工作,我发现除了游戏,我居然没有一件事能做的好。

期间,我们四人还是偶尔联系,只不过都是寒暄几句,也有了解他们混的都不错,最起码比我稳定的多。

牛哥他们也多少知道一些关于我的处境,上次来电话还说:“有什么事,一句话,就算办不到,也想法帮你。”

“嗒!”

电壶响了一声,水烧开了,我看了看手中方便面,也许是离开的时候了,离开我生活了二十五年的城市。

当天下午,牛哥要了我的银行卡号,给我打了一千块钱,并再三嘱咐,要坐高铁。我并没有什么可带的,简单的收拾一下,和房东大姐打声招呼,将房租交了,就离开了。

我当然没有买高铁的票,只是买了一张硬座的火车票,上学的时候,往游戏里充钱,有时候都一千两千的充,那时候不知道钱的价值,当真正地开始生活了,才知道,挣到的每一分钱都是不容易的。

火车在轨道上飞驰着,后面是渐行渐远的城市,一座我从未离开的城市。

在火车上,我给牛哥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我到站的时间。

六月的天气总是捉摸不定,一开始还是晴空万里,转眼便开始淅淅沥沥地下起雨了。

火车缓缓驶入站台,牛哥穿着背心,撑着一把雨伞,虽然认识好几年了,但这还是我们第一次相见。

“来我帮你拿。”胜仁看到了我,快步走了过来,帮我提着行李箱,其实里面除了几件衣物也没什么了。

“今天可见到牛哥本尊了,以后还要靠牛哥照应了!”我说道。

牛哥佯怒道:“我可把你当亲兄弟,你以后可别说这样的话!”

“行,那我就白吃白住,不客气了!”我笑道。

“没事,你就放心吃,放心住!我们店对面,上个月新开了家饭店,我已经定了一桌,晚上给你接风,我明天上午去买游戏设备。”

“行,到牛哥这了,自然都听牛哥安排,那个游戏设备什么样?多少钱?”我问道。

对于这个《天行》我多少还是知道些,但当初宣传的时候我并没有想到自己还会去玩,自然也就了解不多。

“就是游戏头盔了,大约两千多块。”胜仁回答道。

我有些惊讶:“这么贵?”

“当然了,这个游戏研发了好多年,很多都是最顶尖的科技,百分之百地真实还原,真实感觉,比虚拟现实的3D眼镜要真实的多的多,反正就是两个字,真实!”

“哎,我这两年搓澡,刷盘子,很久没关注这些了。”

“你不用手机上网?”

“觉都不够睡,哪有时间上网,这不刚失业,我来投奔你了。”

说话间,我们走到了胜仁的车前,一辆黑色的宝来,我说道:“这车不错,多少钱?”

胜仁说道:“都办好了十五万,才买的。”

“可以啊,牛哥。”说着话,我们一起上了车。

......

牛哥的电脑店比我想象中的要大,最里面还有三个房间,一个十几平的休息间,旁边是个卫生间,还有一个储物间,里面都是些电脑零件。

那个休息间是牛哥原来住的地方,后来在附近的小区买了一个房子,就闲置了下来,而现在便是我的住处了。

当晚,牛哥并没有回家,我们两个人在这十几平米的房间里聊到深夜,一起回忆着曾经游戏的时光。

第二天早上,朦朦胧胧间听到有人交谈的声音,我睁开眼看看手机,已经八点多,床头上放着三个包子,这大概是牛哥买的。

我又躺了几分钟,而后起来洗漱,外面正在聊天的是牛哥店里的两个店员,昨天已经见过面了,于是上前打了声招呼。

他们的聊天我基本插不上嘴,因为方言的原因,我几乎听不懂他们聊什么,场面相当尴尬,索性我还是回到我的屋子里。

牛哥上大学的时候是在北京读的,普通话十分的标准,也很少听到他讲家乡方言。

九点多的时候,牛哥回来了,捧着两个箱子。

“这是游戏头盔?”我问道。

“恩,人太多了,这是我托朋友,排了一晚上队,才买到的。”

“这多少钱?”

“一共五千多,这是给你的。”牛哥指着一个说道。

我正在犹豫间,牛哥说道:“咱们兄弟,一不差钱,二不差事,不用想那么多。”

我点了点头说道:“咱们兄弟的路,以后还长呢。”

牛哥笑着说道:“这就对了,回头你去官网看看,了解一下这个游戏,明天就周一了。”

“好。”

这一天,除了吃饭,我便一直在电脑前看着有关《天行》的资料。

这是一款自主游戏,研发设计好原程序后,便不再干预整个游戏的运行,除了给服务器维护之外,游戏里的进程都是原程序自主生成。而且是全球同步运行,但游戏中的地图,怪物等根据每个国家的特色自行设定的。

和大部分游戏一样,角色设定分为物攻和魔攻,远程和近程,共有五大职业,分别为战士,法师,射手,牧师,刺客。

战士为近战物理伤害,是所有职业中防御最高的,没有战士在前方抗伤害的话,后面的远程可能没输出几次就死了。

法师,远程魔法攻击,他的高伤害是一个队伍输出的保障。

射手,远程的物攻,是输出最为稳定的职业,是所有职业中攻击范围最远的。

牧师,伤害最低,但却是一个队伍的核心,没有牧师加血,就没有了续航能力。

刺客,一个靠暴击的职业,是法师,射手,牧师的噩梦。

以往游戏,我玩的都是牧师,不论是插秒治疗,还是***走位,拿捏的还是比较恰当,唯一的缺点是过于依赖队友。

晚上,何阳又给我来了一个电话。

“牛哥给你安排的咋样?”

“恩,很好。”

“游戏你看了么,明天就开服了,你准备选什么职业?”何阳问道。

“恩,看了,还没想好呢,牧师有点玩够了,你呢?”

“那我选牧师吧。”何阳说道。

“好吧,牛哥说他玩法师,那我玩个战士,对了,你什么时候过来?”

“先玩一阵子游戏,等有时间了就去看你们。”何阳的家里还是比较富裕的,每天优哉游哉。

最后,我联系了我的发小赵刚,半年没通电话,他都结婚了,居然都没有通知我。

新的游戏,新的开始,不变的还是我们四人,漫长的夜在期待中度过......

猜你喜欢

  1. 纯爱小说
  2. 励志小说
  3. 神医小说
  4. 报复小说
  5. 军婚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