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丘奇文学网 > 恐怖 > 剪魂

更新时间:2019-03-27 16:54:32

剪魂

剪魂 森林木一 著

连载中 杨坚谭小津 神仙妖精小说 宅斗小说 神医小说 报复小说 多肉小说

高质量小说《剪魂》是来自作者森林木一倾心创作的一本恐怖小说,主角是杨坚谭小津,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一张剪纸一条命,杨家天价剪纸,卖的不是钱,而是命。杨坚为了钱,不仅卖了别人的命,鬼使神差,连自己的命也卖了。从此之后,诡异不断,惊悚不断。在剪魂的世界里,惊悚无处不在

精彩章节试读:

我叫杨竖,是做剪纸的手艺人。

剪纸这东西,就是纯手工的民间小玩意儿,价格不贵,最多也就几十块钱。

可是我爷却能把剪纸卖出天价来,在我印象里,有那么几次,有人提着成捆的现钞来我家,就是要为买我爷做的剪纸。

那几次爷做出来的剪纸什么样子,我都没有见过。但是那些人走的时候,无一例外地全都把钱留下了。

我觉得好奇,于是就缠着他要学,可是爷始终都没教我。

我那时候小,也没多想,反正有钱花就行。

那会儿我跟我爷住洋楼,开汽车,很滋润的过了几年。

可是就在我十五岁那年,爷突然转了性,把所有的家当全都送了人,然后带我来到了一个穷乡僻壤的小镇子上讨生活。

自从我们搬了家以后,爷就再也没碰过剪纸。而从那一天开始,他就开始教我做剪纸。我们爷孙两个的开销,也全都指望着这门手艺。

这东西我一做就是十年,可是始终都没挣什么钱。

有一天我告诉爷,这种穷日子我受够了,我要学那种可以卖上百万一张的剪纸。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爷听完暴怒,把我吊在树上抽鞭子。

那是我二十多年来,挨揍挨的最狠的一次,连身上的皮都抽裂了。

那次我也发了狠,咬牙挺着,愣是一句软话都没说。最后我被从树上放下来的时候,都开始吐白沫了。

我昏死过去之前,就记得爷警告我,以后再也不准提这事。

从那以后,我们爷俩就真的谁都没再提过那天的事情。可是我嘴上不说,心里却暗暗较劲儿,发誓要学会他那套绝活儿。

自从我们搬家以后,爷就从来不让我进他的屋,于是我断定秘密就藏在他的房间里。

有一回我趁爷不在家,偷偷摸进了他的房间,在他炕洞里掏到了一本黄皮线装书。

我翻了翻,里面全都是一些做剪纸的特殊法子,我欣喜若狂,知道找对了东西,于是把里面做剪纸的法子全都记在了脑子里。

从那以后,我就开始试着用黄皮书上的法子做剪纸,可是每次做完之后就会出一些怪事,不是有蛇盘死在我床头上,就是有黄鼠狼子跪死在我屋,我都偷偷地把那些死东西扔了出去。

后来我试着剪一些纸人,可是每次剪到一半儿,肯定会见血,有一回剪纸人的时候犯了迷糊,竟然迷迷糊糊地要去剪自己的耳朵,差一点儿就出了事。

这些事都太邪门,我怕被爷看出苗头来,于是就不敢轻易尝试了。

直到有一天,一个***登门,拎着下皮箱进了爷的房间。

我本能地猜到,一定是有大生意上门,于是偷偷贴到爷门口去偷听。

那女的果然是来找爷爷做剪纸的,开价三十万,说只要爷爷肯定做,事成之后另外价钱。

我听了心里怦怦直跳,巴望着爷爷接了这笔生意,那我们爷俩就可以重新奔小康了。

谁知道爷眼皮都没抬一下,直接就给了俩字:送客。

那女的从爷房间出来的时候,脸都气青了,嘴里一直嘀咕爷爷是老糊涂了。

眼见着到嘴的肥肉就要飞了,我心里暗暗着急,最后把心一横,决定我自己把这桩生意给接了。

于是等把那女的送出大门口的时候,我趁爷爷看不到,偷偷地跟那***说:你要的东西我能做,但是得加钱!

那个女的都要上车走了,听了我的话一下子就停了下来,惊讶地看了我一眼,就问:真的假的?

其实我心里也没底,但是到嘴边的鸭子就这么飞了,我实在不甘心,于是一咬牙说:只要是我爷能做的,我都能做,但是物以稀为贵,我要双份的钱。

谁知道那女的眼睛眨都不眨,一口就答应了,然后就递给我了一张张片,让我照着那张照片剪。

我看了一眼照片,上面是个男人,剪起来没什么难度,于是就跟她约定,明天这个时候在村口见。

那个女的临走之前再三嘱咐我,一定要按照爷爷的法子来剪。

我一口答应,回去之后就寻思着,爷爷的法子肯定跟他平时教我的不一样,于是我就按照黄皮书上的法子,连夜赶工。

我忐忑不安地做好剪纸,这次进展地很顺利,没有发生中途见血的意外。

但是剪纸做成之后,那个剪纸的人形的眼睛明明就是镂空的,可我总能感觉到一种怨毒的眼神。

我心里觉得不踏实,当天晚上就觉得屋子里一直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

第二天我早早地赶到了村口,那个***已经在那儿等我了。

财货两清之后,当天晚上,我就偷偷地把钱弄回了家,就藏在床底下。

一下子搞到了六十万,我兴奋的不得了,心说那女的真是个败家娘们,要是再多几个这样的冤大头,我这辈子就不愁吃喝了。

晚上我在床上,想着床底下就躺着六十万的巨款,心里美滋滋的,开始计划我未来的小日子。

可是我万万没想到,自从我拿到钱的那一刻起,诡异的事情接踵而来,我就再也没有消停过。

那天晚上,我睡的正迷糊的时候,忽然就听到有人在我门口敲门。

敲门声很慢,幽幽的,听起来让人心里发毛。

我一个激灵醒了过来,想到爷进我屋从来都不敲门,于是本能地问:谁啊?

敲门声分三长两短,敲完之后就再没动静了,也没人回答我。

我觉得奇怪,以为有人在耍我,于是起身就去开门。

可是门打开之后,外面空荡荡的,连个人影都没有,只有呼呼的风卷着半夜的寒意往我屋里灌。

我打了个寒颤,赶紧又把门关上了。

大概是被冷风吹了的缘故,那一晚上我头疼欲裂,都再没睡踏实。

第二天头疼的受不了了,于是就去门诊弄了点止疼药。

在回来的时候,我迷迷糊糊地过路口,走到一半儿的时候,忽然就听到一阵尖锐的刹车声。

我吓了一跳,本能地就刹住了脚步。

这个时候一辆黑色的灵车,一晃就从我面前划了过去,距离之近,简直就是贴着我的脸皮擦过去的。

我吓得浑身的毛儿都炸起来了,那辆车冲出去二三十米,这才停了下来。

司机从车上下来的时候,腿都软了,嘴里叫道:可他妈吓死我了。

我惊魂未定,过去大骂他是不是瞎了眼了,没看见路上有人哪。

那个司机一个劲儿地跟我道歉,说看见了,但是刚才刹车突然就失灵了,这才差点儿出了事。

我头疼欲裂,不想跟他较真儿,于是就放他走了。

走的时候,我往车里扫了一眼,看到那张黑白遗照的时候,不由得就觉得有点儿眼熟,感觉很像是我剪纸的那张照片上的男人。

但是我没看太清楚,那辆灵车就已经走远了。

我回到家的时候,老远就觉得门前不对劲儿,走进了之后就发现,也不知道是谁,在我们家门前面,铺了一层中药渣子。

我们那儿有个说法,煎完的药渣容易沾惹脏东西,是最晦气的玩意儿。

所以药渣最忌讳乱扔,也不知谁这么缺德,都倒我们家门口了。

我气的大骂了一通,也没人承认,于是我把药渣全都踢到了一边儿,然后就悻悻的回家了。

那天我头疼的厉害,爷说要出去一趟,晚上晚点儿回来,于是我早早的关了铺子的门,上*床睡觉。

半夜,我睡得正朦胧的时候,感觉就闻到了一股子焦糊味儿。

我以为有什么东西给烧着了,于是翻身坐起来,顺着那个味道寻找。

很快我就发现,焦糊味儿是从我床底下散发出来的。我一撩床单,就看到床底下有一盆子炭火一样的东西。

我心里一奇,心说我房间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个东西。

我把那个炭盆从床底扒出来之后就发现,那压根就不是什么炭火,而是一盆子的纸灰。

我用手在里面扒了一下,发现纸灰还是温的,明显是刚烧完不久。

随后,我就从里面挑出了几张还没有完全烧尽的纸来,凑到灯底下一看,赫然发现那竟然是几张没烧完的死人钱。

我嫌那东西晦气,一把就给扔了出去,随后心里面就泛起了一阵子狐疑,会是什么人在我床底下烧死人票子。

想到这儿,我脑子里忽然灵光一闪,忽然就想起了我放钱的那箱子,就在床底下。

要是真有人在我床下烧纸,他会不会看到我的钱箱。

想着,我心里顿时就毛了。

那可是整整六十万的巨款,真要是被人给摸走了,那我还不得急得撞了南墙!

此刻,我再也顾不上那盆子死人钱是烧的了,一猫腰,伸手就往床底下掏。

我睡的那张床床板太低,人要钻进去很不方便,所以只能人在外面,伸手去摸。

我撅着屁股,使劲把胳膊往床下探,然后手一划拉,一下子就摸到了一只皮箱子。

我大喜过望,一把就把箱子拉了出来,凭感觉我知道那个箱子的分量没减,钱还应该都在。

箱子还是之前那个状态,不像是被人动过的样子,我心里一喜,心说好悬。

想着,我就打开了箱子,想要确认那些钱的确还在。

可是就在箱子打开之后,我一下子就愣了。

箱子里依然满满当当的全是钱,可是那些钱都已经变成了冥币。

猜你喜欢

  1. 神仙妖精小说
  2. 宅斗小说
  3. 神医小说
  4. 报复小说
  5. 多肉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

回复剪魂或者回复书号3870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