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丘奇文学网 > 资讯 至尊龙王小说免费看 陈九凤吴烨完整版在线阅读

至尊龙王小说免费看 陈九凤吴烨完整版在线阅读

时间:2019-04-01 15:48:18编辑:若冬

至尊龙王中主要人物有陈九凤吴烨,是语夜听澜所著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玄幻小说,已上架掌文。我妈命中无子,于是,她抓了一位龙王做了自己的儿子……我是龙王无夜,我来了!

《至尊龙王》 第二章 老渡口 免费试读

爷爷奶奶和爸爸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我妈葫芦里到底卖得什么药。

我们村就在古运河边上,运河大堤两侧,有很多参天大树和密密麻麻的古坟。这些坟多没有碑,但大部分都是朱姓的。据老人们传说,明朝时疏通运河河道,两边的坟都是要给刨了的。当时的人们没办法,就纷纷把坟改姓朱。因为明朝皇帝姓朱,朱是国姓,因此这些坟地才得以保存。因为年代久远,早已经是坟摞坟了,一到晚上,运河两岸就阴气大盛,而且几百年的老坟里,常有狐狸炼丹。所以本地人到了晚上,几乎没人敢到河堤上去。

我妈不在乎这些,把葫芦供好之后,她隔一天去河堤上看一次,每次都是半夜去。我爸想跟着,她不答应,都是自己去,连个手电都不拿。

一来二去的,两个多月过去了,我妈还是没怀上。

这时,我姑姑起疑心了,跟我爸悄悄的说,“我嫂子干嘛半夜去河堤上?她不会是有人了吧?”

我爸眼睛一瞪,“胡说什么你!你嫂子是那人么?”

我姑一撇嘴,“南蛮子,心眼多,谁说得准?你还是留点心吧!”

正说着,我妈进屋了,全听见了。

我妈平静的一笑,说,“二玲(姑姑小名),明天晚上,我还得去河堤上,你跟我一起去吧!”

我姑慌了,“嫂子,我……我……”

我妈压低声音,“河对面有个老狐狸,每天都炼丹,我带你瞧瞧去?”

我姑咧嘴一笑,尴尬的看了我爸一眼,转身出去了。

我爸安慰我妈,“别往心里去,她就这样!”

我妈看看我爸,“你还真别不听她的话,我隔一天去那一次,就是去等男人的。”

我爸一皱眉,“你什么意思?”

我妈笑了,“日子快到了,这半个月,咱俩分开住。半个月后,你就明白了!”

换作别的男人,肯定会起疑心了。我爸是很爱我妈的,从这点就能看出来。

半个月后,这天晚上,我妈专门烧了一桌子菜,然后全部都用饭盒装好。她吩咐我爸提前搬了一个桌子到运河边废弃的老渡口旁,接着又回来拿了十二个大碗,五个酒碗,一个酒壶。我妈自己用红布包好了那个大铜葫芦,跟在我爸身后,来到了运河边上。

到了十一点多,我妈让我爸站在一边,她自己动手,把酒席摆好了,酒也倒上了。然后拉着我爸躲到十几米开外的一棵大树下,她自己先爬上树,然后把我爸也拉了上去。

我爸纳闷,“你这是要干嘛?”

“嘘……”我妈示意他小点声,一指运河,“盯着河里,别睡着,睡着了魂就丢了。一会他们就来了……”

“谁来呀?”我爸问。

我妈神秘的一笑,“来了你就知道了。”

我爸没再说什么,安心等着了。

子时很快就过去了,没有任何动静。

我爸打了个哈欠。

“你盯着,我闭上眼睛歇会”,我妈说,“听着河里的水声,有船来了小声告诉我。”

我爸一愣,“什么?水?这运河都干了多少年了,哪来的水?还船?”

“让你听着你就听着”,我妈淡淡的说。

我爸揉了揉眼睛,凝神盯着运河里,什么都没有。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气温降下来了,很快起雾了。

雾气很大,大到能见度不足两米。

我爸推推我妈,“哎,下大雾了,别睡了,什么都看不见。”

“快了,仔细听着”,我妈说。

我爸无奈,只好使劲搓搓脸,打起精神,全神贯注的听着运河里的动静。

几分钟后,神奇的一幕发生了,周围的雾气迅速消失,都集中到了运河的河床里。我爸吃了一惊,干涸的运河霎时宛如天河一般。

他忍不住又推我妈,“哎,小凤,你看!看那雾!”

我妈不耐烦,“少见多怪,有什么好奇的嘛……你听着,听到水声再喊我。”

“哦!”我爸还是不信会有水声,“好吧,不过……哎,河里没有水,怎么会有水声啊!”

这话说出来不到十分钟,我爸就被打脸了。

一阵微风吹过,他突然睁圆了眼睛,竖起耳朵听了一会,运河里似乎隐隐的传来了水波荡漾的声音。

他赶紧又一推我妈,“小凤!水……水声!”

“盯着老渡口,船来了再说话”,我妈说。

我爸将信将疑,“真的……会有船来?”

“你还想不想要儿子?”我妈问。

我爸不说话了,全神贯注的盯着老渡口,搜寻着传说中的船。

水声越来越大,越来越近,我爸听清了,是划水声,从水声判断,应该是一艘很大的船。

他刚想跟我妈说,远处的运河里,一艘巨大而豪华的木船缓缓驶出浓雾,稳稳的靠在了老渡口。

我爸惊的嘴巴长得老大,拉住我妈的胳膊,指着老渡口,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我妈睁开眼睛一看,顿时精神了,伸手按住了我爸的嘴巴,示意他别说话。

我爸瞪着眼睛,点了点头。

我妈本来就很年轻,身材很苗条,她安稳住我爸,接着自己敏捷的爬到了更高一些的树干上,双眼放光,兴奋的盯着老渡口的木船。

船停下了,上面灯火通明,仙乐袅袅,却不见一个人影。

我妈兴奋的双手掐起手诀,默念了起来。

我爸抬头看着我妈,刚想小声问句话,不经意间他看了一眼酒席处,就这一眼,我爸吓得身子一颤,从树上直接滑了下去,扑通一声摔倒了地上。

我妈一惊,“英山!”

就在这时,船上有人下来了。

我爸说,他记得很清楚,那是五个人,五个身着古代华服,英俊无比的年轻男人。

他们似乎并不是听到我爸摔倒地上的声音才出来的,彼此说笑着,依次下了船,向酒席走去。

“英山!千万别出声!”我妈压着嗓子叮嘱他。

“嗯嗯!”我爸使劲点点头。

我妈更紧张,她掐着指决,全神贯注的盯着那五个年轻人,直到他们在酒席边坐下了,她才松了口气。

我爸已经吓得尿裤子了。

五个年轻人的衣服是五种颜色,分别是青色,白色,黄色,黑色和红色。他们带着精致的冠冕,看样子像是唐朝人的装扮。落座之后,他们举杯畅饮起来。

喝完杯子里的酒后,红衣男子一皱眉,似乎有些不满意,接着其它人也似乎不满起来,好像是他们发现只有菜和酒,没有筷子,不高兴了。

只有白衣男子不在乎,他拿起铜葫芦,自斟自饮,对于兄弟们的不满之情视而不见。

红衣男子见状,拉住他的胳膊,说了一句话。

说的什么,我爸妈都听不清,只觉得他好像是在劝白衣男子。

白衣男子看他一眼,笑着摇了摇头,继续喝酒。

黑衣男子一看也凑过来劝他。

接着是青衣男子和黄衣男子,那意思都是劝他少喝或者不要喝了。

白衣男子突然怒了,他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一挥手,拿起铜葫芦,指着几个兄弟神情激动的说了一番话。众兄弟面面相觑,接着面露愧色,一个个的都低下了头。

白衣男子沉默了一会,突然仰天大笑,双手捧着铜葫芦,咕咚咕咚的大喝起来。

红衣男子想拦他,犹豫了一下,他叹了口气,站起来,转身上船了。

接着黄衣男子,青衣男子也走了。

黑衣男子也站了起来,但他没走,他凝视着白衣男子,神情十分的纠结。

白衣男子喝够了,一屁股坐地上,倒在地上睡着了。

黑衣男子想抱起他,却突然发现抱不动他了。

他大惊失色,站起来四下看了看,发出了一阵闷雷似的怒吼。

我爸吓得直哆嗦。

我妈却很冷静,她此时只顾着兴奋了,根本没觉得害怕。

黑衣男子疯了一般四下寻找,但是他始终没有走出酒席周围一丈之内。他边暴走边痛骂,周围刮起了寒风,冻的我爸鼻涕直流,双腿也失去了知觉。

我妈不管黑衣男子,她的注意力都在白衣男子身上了。

风越来越大,运河里的雾气鼓荡起来。

黑衣男子骂了一会,突然发现运河里的雾气开始散了,他一怔,赶紧又去抱白衣男子。

白衣男子睡的稳如磐石,根本抱不动。

黑衣男子一声长叹,用手在自己眉心一抹,手上多了一股金光,他按住白衣男子的眉心,金光进入了白衣男子的身体。

接着,他站起来,犹豫了一下,转过身去,头也不回的上了船。

风越来越大,运河中的雾气越来越淡。

船缓缓的离开了渡口,很快与运河中的雾气一起,消失了。

妈妈终于松了口气,双手合十,“谢天谢地!我的儿,你可来了!”

她兴奋的跳到地上,顾不上管我爸了,跑到酒席边,半跪到白衣男子身边,仔细的打量起来。

我爸看得很清楚,就在我妈打量白衣男子的瞬间,那男子变成了一道柔和的白光,飞入了我妈的小腹中。

而我妈仿佛还沉浸在刚才的喜悦中,不住的喃喃自语,“我的儿啊……你生的好漂亮啊……哈哈哈……”她笑了。

我爸强撑着站起来,摇摇晃晃的走到我妈身边,“小凤,你……你怎么了?刚才那是什么人啊?”

我妈不理会,自顾自的笑着,嘴里重复着刚才的话,“我的儿啊……你生的好漂亮啊……哈哈哈……”

我爸心说坏了,赶紧抱起我妈,“小凤!小凤!”

我妈仿佛梦呓一般,“我的儿啊……哈哈哈……你可来啦……哈哈哈……”

没办法,我爸只好抱起我妈,赶紧向村里走去。

到家之后,我妈清醒了过来,一把拉住我爸的手,“英山,要儿子,快!过了时辰,他就跑了!”

我爸听得一愣一愣的,“不是……我这……裤子……要不然换一条?”

我妈漂亮的脸蛋上闪过一抹红晕,“换什么换,来不及啦!”

我妈是个对夫妻之事不怎么感兴趣的人,那一晚,应该是唯一一次主动吧。当然了,她是为了儿子。

就是那一晚,我妈怀上了。

也正是那一晚之后,我妈疯了。

很快,村里人都知道了,接着周围的村里也传遍了,九奶奶疯了。

有人说是我妈帮人办事泄露了天机;也有人说,我妈太年轻,担不住了;还有更过分的,说我妈肯定是个骗子,不懂装懂,这不,招了报应了吧?

哎,是非终日有,不听自然无。

我妈疯了九个月,直到我出生。

据我奶奶说,我出生的时候,风雷大作,异香满屋,我妈疼的昏死了过去,等她醒了之后,我也被接生的周二奶奶给拾掇好了。

我妈醒过来之后,就好了,她身体很虚弱,让我奶奶扶她坐起来,从周二奶奶手里接过了襁褓中的我。

“我儿子,生的真俊”,我妈幸福的说。

奶奶早就乐得合不拢嘴了,“小凤啊,你爸和英山正合计给孩子起名字呢,妈的意思,名字让你起!”

我妈亲了我额头一口,兴奋的说,“我儿子不是一般人,他是东海龙王家的五爷。我就给他起名字叫吴烨吧!”

吴烨,就是五爷的谐音。

这,就是我的来历。

我妈只生了我一个孩子,她说过,这辈子,她命中只有一个贵子。贵不贵的我不知道,反正我从小很顽皮是真的。因为我爱闯祸,我爸没少揍我,每次我妈都拼命护着,甚至不惜跟我爸动武。

要知道,我妈是南方女孩,而且很年轻就生了我,那小身条纤细婀娜,性格温柔可人,可是每一次,我爸揍我,她就像变了一个人,变的令我爸都惧她三分。最严重的一次是我六岁的时候,因为隔壁周爷爷无端骂我,我就从厕所用破瓶子挖了点大便,隔着墙扔到了周爷爷家的窗户上。

周爷爷发现之后,大怒,跟我爸投诉。

我爸亦大怒,拿棍子给我一顿揍,差点没把我打死。

我妈回来之后,二话不说,抱起我就走。

我爸苦苦哀求,就差给我妈跪下了,最终在我爷爷奶奶的劝说下,我妈才没带我回娘家。

“吴英山”,我妈冷冷的说,“你给我记住,再敢打我儿子,我就带他去找我爸,再也不回来!你吴家的未来全靠这个孩子,我保护他还来不及,你还下这么重的手?”

我爸懊悔不已,低着头,一言不发。

从那以后,我爸打我不用棍子,改用枕头了。

虽然我很顽皮,但是我从小聪明,上学后,不管什么书,我都是看一遍就能背下来。我不爱写作业,甚至还逃学,但是从小学到初中毕业,几乎每次答案我都是班里的第一名。最终,我以全市第六名的成绩,考入我市的一所全国重点中学,市一中,成了我们那个小村里,最优秀的孩子。

然而就在收到录取通知书的当晚,我突然病倒了,浑身冰冷,骨头里似乎有万根钢针要往外刺一般,高烧不退,我身上的被子都被汗水湿透了。

爷爷奶奶和我爸爸都急的不行,准备送我去医院。我妈拦住了他们,走到我身边,拉着我的手凝视我片刻,“儿子,想吐么?”

我吃力的摇了摇头。

妈妈轻轻按住我的眉心,默念了几句,使劲一按。

我突然觉得天旋地转,眼前发黑,哇的一口清水喷了出来。

妈妈却笑了,“是时候了,五爷,你这酒,终于醒了……”

至尊龙王

至尊龙王

作者:语夜听澜类型:玄幻状态:已完结

我妈命中无子,于是,她抓了一位龙王做了自己的儿子……我是龙王无夜,我来了!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