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丘奇文学网 > 资讯 绝密档案2:猎魔师谭子彰王东原无广告小说全本阅读

绝密档案2:猎魔师谭子彰王东原无广告小说全本阅读

时间:2019-04-04 10:06:26编辑:觅阳

《绝密档案2:猎魔师》该小说的主角和配角叫谭子彰王东原,由百里安最新创作,正在奇热联盟火热连载中。分明的世界,人便是人,妖便是妖,魔终是魔有些人虽然披着人皮,但是却被邪心左右,堕入魔道有些魔虽然生着魔壳,但是却生着一颗善心,超脱世间的邪恶污浊的世间,魔心被人的尔虞我诈污染,黑的让人可怕。复仇的怒火不停的燃烧,沸腾的魔血融化掉了仅存的理智..看谭子彰如何破解这不解之谜。

《绝密档案2:猎魔师》 第20章 隐逸之家 免费试读

中国,北京,某火锅店。

成材端起两盘羊肉卷之间倒进了锅里,安思予当即皱了眉头:“成材,你干什么?别全倒进去啊!你吃的完吗?”

成材笑道:“嘿嘿!我这肚子,还有吃不完的?开玩笑”

谭子彰却握着啤酒杯,一句话也不说,痴痴地坐在座位上。

“你怎么了?”,安思予关切的问道,顺手给他夹了一块羊肉。

谭子彰摆了摆手:“没事”,说着,他拿起烟盒,抽出一支烟,准备点上。

安思予却一把将烟夺了下来:“我们有约在先,不办案子的时候,要尊重我,不许抽烟”

谭子彰喝了一口啤酒:“差点忘了,我这不办案子,脑子就不灵光了,老忘记事情”

安思予夹起那块羊肉,蘸了酱料,举到谭子彰的嘴边:“嘴里面没有味了,就多吃饭,嘴里不是就有味了?”

谭子彰看了看这块肉,却没有张口去接,而是将肉压了下去:“我吃不惯这个东西,一股味”

安思予嘟了嘴:“每次跟我们出来吃饭,一口都不吃,光抽烟喝酒,没意思”

郑哲玥一边吃,一边随口说道:“关键头每次还喝不醉,这可不是一般的厉害了”

谭子彰闻言愣了一下,看了看郑哲玥冒汗的样子,不禁勾了勾嘴角:“凡事七分醉,三分醒,就要看你是不是能一直守住这三分醒”

成材一边捞羊肉,一边说道:“我听说,上次吴局请几个处长喝酒,他们四个人加起来,都没喝倒头,反倒是被头拖回去了!”

郑哲玥闻言睁大了眼睛:“真的假的?我怎么从来不知道?你从哪里听来的?”

成材不以为然:“你忘了,我跟一处那个秦离风关系不错,他亲口给我说的。那晚李处长喝的大醉,他帮着照顾了一晚上。那晚上梦话还喊着不服,要跟咱们头再喝两瓶呢!”

众人闻言,皆看向了谭子彰,谭子彰却很淡然的回答道:“那次却是有点过了,我差点吐了”

此言一出,众人哈哈大笑,气氛瞬间轻松起来。

不一会儿,大家都吃的差不多了,便开始互相劝酒。安思予今天喝了不少,小脸红红的,看着格外可爱。

他见谭子彰坐在座位上发呆,便拿起筷子,夹起一块羊肉过去:“张嘴”

谭子彰一抬头,便看到了安思予那红彤彤的脸,连忙摆手说:“我不喜欢吃这个,你们吃就行”

但是令谭子彰没有想到的是,安思予却不依不饶,将羊肉往谭子彰的嘴边又送了送:“不行,你必须吃!”

谭子彰将头偏向一边:“这个真的有味道,我真的吃不下去!不要闹了,去和成材他们玩”

平时要是谭子彰如此说话,安思予肯定作罢,但是今天安思予竟然借着酒劲,不依不饶。她直接伸手将谭子彰的下巴捏住,硬生生扳了过来,将羊肉往前送了送:“乖,张嘴”

这一举动,将成材一众人吓坏了,郑哲玥急忙小声对成材说道:“喂,成材,快去把安思予拉过来,她今天有点过啊!”

成材一脸委屈:“你怎么不去?这两位爷和奶我惹不起。郑哲玥,头不是一向偏向你么?你去拉吧!”

郑哲玥将脸扭了过去:“我不去!”

众人以为谭子彰要发怒,但是没想到谭子彰只是看了看安思予,竟然张嘴将羊肉吃掉了!随后他少见的笑了笑:“你现在满意了吗?”

安思予哈哈大笑:“嗯呢,真乖!”

成材见状,赶紧上去将安思予拉了过来。郑哲玥小声对冯宗仁说:“老冯,我记得上次偷这样笑得时候,我们魔鬼训练了一周,这次•••”

冯宗仁缩了缩脖子:“讲真,安思予把我们都害惨了!”

谭子彰伸手扯下一张纸巾,将嘴角擦了擦,然后又抽了几张,随后起身出去了。冯宗仁急忙给郑哲玥使了一个眼色,郑哲玥赶紧也跟了出去。

谭子彰一路朝着卫生间走去,郑哲玥就站在门口,不一会儿里面就传来了干呕声。过了好一会儿,谭子彰才出来,郑哲玥赶紧递上纸巾:“头,你没事吧!”

谭子彰结果纸巾,擦了擦脸:“我没事”

郑哲玥继续说道:“安思予喝醉了,你别跟她一般见识,她•••”

谭子彰摆了摆手:“以后还是少喝酒,喝酒误事啊!”

两人正说话的时候,谭子彰的手机突然响了。

他拿出来看了看号码,赶紧接通:“喂,吴局”

“嗯,我在和郑哲玥他们吃火锅呢!”

“什么?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好,好,我知道了,我马上回来!”

谭子彰挂断电话之后,马上就对郑哲玥说道:“你们在这里玩,吴局找我有点事情,我就先走了”,说着,他将钱包塞给郑哲玥:“记得结账”

还不等郑哲玥说话,谭子彰便匆匆离开了。

郑哲玥揣着钱包回到了包间,安思予见谭子彰没回来,急忙问道:“头呢?”

郑哲玥将钱包放在桌子上:“吴局找头有事,他先走了!”

安思予闻言,试探着问道:“是吴局找头,头才走的?”

郑哲玥耸了耸肩膀:“不知道,或许是被你给气走的!不是我说,姑奶奶,你今天有点过分啊!喝那么点酒,装什么醉?我感觉头生气了”

中国,北京郊区某处。

“吴叔,怎么了?”,刚进门,谭子彰便迫不及待的问道。

中年人扔给谭子彰一支烟:“你记得徽州的豆家吗?”

谭子彰一愣:“豆家?”

中年人的脸瞬间的沉了下来:“嗯,出事了!”

中国,安庆省徽州市。

徽州市南青区,这是一块市政府新批的开发区,里面的一切旧建筑都被拆除了,高楼两对而立,站在其中的街道上抬头望天,仅仅细如绳线。

但是当你站在南青区最高的大厦上俯视整个南青区的时候,你就会发现,在南青区的南部,有一座古朴的建筑群坐落其中,与周围林立的高楼格格不入。

再靠近一点,你便会发现,这座建筑群被高高的围墙隔离起来,像是与外面完全隔绝。顺着大道七拐八拐,经历了多次堵车之后,便到达了这座建筑群的正门入口。

这是一个有明清建筑风格的大门楼,青石板铺路,石狮镇宅,青瓦黛墙,红柱群立,就算是比起一些遗留的王府大院也丝毫不减风采。

大门之上,一块黑的金字的匾额更是抢眼,“窦宅”,两字苍劲有力,笔锋之中藏尽沧桑。

沿着青石板一路靠近,过了石狮子,上了五级台阶,门口便站着两个保安,旁边支着一张桌子,桌子后面竟然坐着两名巡警!

有好奇的外地游客,以为这是一出名胜古迹,想要进去一睹风光,却被门口的巡警粗暴拦下:“干什么?这不是旅游景点,走开走开!”

走过一丈高染着红漆的大门,便进了院子。

左右高矮不一的盆栽间隔分布,错落有致,相得益彰。正对着门却是一堵高墙,似乎有点谢客的味道。

再看左右,却各开了一扇拱门,左刻“静”,右刻“宁”。随意进了左边的拱门,走了不到两步,便有一条长廊亘在眼前。

顺着长廊一路向里,一座气派的正厅的出现在了眼前。再往后面走,便是另外一座正厅,上书“静心斋”。

长廊的尽头,便是一座小偏厅,上书“豆祠”。这偏厅之后,还有一段小路,直通后院,最后被一堵高墙隔断所有。

正对着小路的墙面上,似乎有一个门的轮廓,尽管用漆层层浸染,却还遮不住岁月的痕迹。

天色向晚,周围的高楼纷纷亮起了灯火,徽州的天空一片火红,各种喧闹的声音也纷踏而至,轰击本该沉寂的夜。

此时,窦宅也开始掌灯,一个青年人带着一个小孩子在挨个将房檐上悬挂的灯笼点亮,试图用这星火将包围窦宅的黑暗驱散。

静心斋之中,摇曳的烛火显得有些微弱,刺啦燃烧的烛芯维持着仅有的光亮,多余的蜡泪顺着烛身滑落下去,凝固在烛台上。

烛台旁边,一纸书信拿在一只苍老的手中,上面寥寥几个字,本该短时间之内就能读完。但那只却迟迟没有将书信放下,许久之后,一声叹息传来,书信才失去了支撑,随意散落在桌子上。

那只手抬起来,捏住一架老式的眼睛,将它从浑浊的眼睛前拿开,另外一只手随即上来将眼角的眼泪拭去。

这人长叹一声,将书信收好,然后起身,吹灭蜡烛,拿起靠在桌子边的拐杖,慢慢的走出静心斋,顺着长廊朝着后面走去,迈步进了豆祠。

屋子里面没有掌灯,漆黑一片。但是这人却熟悉的走到了蒲团之前,膝盖一软跪在了上面:“豆家的列祖列宗,我豆佑堂对不起你们啊!豆家唯一的嫡传,被我,被我•••”

说到这里,他说不下去了,眼泪不住的往下掉,嘴唇颤抖的厉害,双手紧紧的抓着衣服角,头不停地往下低•••

中国,安庆省徽州市南青支队会议室。

“哎呀!张局啊!我找你这么多天,你都不在,不知不知道整个南青支队都快炸了!我这,我这支队长都快干不下去了!”,一个三十多岁的警察一推开会议室的大门,便埋怨起来。

那个被叫做张局的警察挠了挠已经掉的差不多的头发:“那什么,我这几天有事不在,不找不到我正常”

那个三十多岁的警察一愣:“不对啊张局!我打你手机,你也是关机的,你•••”

张局脸上挂不住了,急忙摆手道:“哎,差不多就得了,我真是有事!”,说着,便对这个年轻一点的警察使了一个眼色。

这个年轻一点的警察这才注意到,今天张局却没有坐会议室的主座,却坐在了偏座上。他眼珠子当即朝着主座转去,目光马上就对上了一个正在抽烟的年轻人。

年轻点的警察一愣:“嗯?张局,这谁啊!这地方不是闲杂人等能随便进来的!”

说着,他转过去,对那个年轻人说道:“你是谁?这里不能随便进来,请你出去,要是需要帮助,请去警务大厅”

可是令他没想到的是,那个年轻人还没有回答,张局便猛地站起来,指着年轻警察吼道:“刘光耀!怎么说话呢!还有没有一点人民警察的样子?你这支队长官架子很大嘛!”

刘光耀被这么一呵斥,一下子就蒙住了:“张局,我•••”

张局赶紧转头过去,笑眯眯的对主座上的年轻人说道:“那个,不好意思啊谭警官,是我管教不严,这小子被我惯坏了,我回头一定好好教育,您别介意啊!”

刘光耀又是一愣:“啊?张局,这•••”

张局马上指着刘光耀道:“过来,给谭警官道歉!没大没小的东西!”

刘光耀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还是服从命令,走过去准备给谭子彰道歉,但是年轻人却摆了摆手:“不用了,以后我还要和刘队长通力合作,关系搞得这么僵,也不好啊!”

刘光耀指着年轻人道:“张局,这位是•••”

张局当即说道:“这是谭子彰警官,现在就是你们支队的最高领导了,他专门来办窦家的案子的!以后好好配合!明白吗?”

刘光耀难以置信,再次将谭子彰打量了一遍:“什,什么?我们支队的领导?这•••”

张局点了点头:“对,就是你们支队的领导,从现在开始,支队的所有人都必须听他的命令,不能有任何的异议,明白吗?”

刘光耀有些为难:“可是•••”

张局脸色马上就变了:“刘光耀,这次窦家的案子,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以目前的情况来看,你小子完全没能力来侦破这个案子。但是谭警官能,就凭这点,你小子就得听指挥,多学习!”

“少他么给我来经验主义那套,觉得人家年纪小,屁事不懂是吧!我告诉你,谭警官破大案的时候,你小子还在警察甩鼻涕呢!”

刘光耀无奈的瞄了张局一眼,小声回答道:“好,知道了,我一定尽力配合!”

“你小子是不是没吃饭?给劳资大声点回答”

“是!一定全力配合!”

绝密档案2:猎魔师

绝密档案2:猎魔师

作者:百里安类型:奇幻状态:已完结

分明的世界,人便是人,妖便是妖,魔终是魔有些人虽然披着人皮,但是却被邪心左右,堕入魔道有些魔虽然生着魔壳,但是却生着一颗善心,超...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