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丘奇文学网 > 资讯 重生之名门毒秀全文免费阅读 阮酥印墨寒小说最新章节

重生之名门毒秀全文免费阅读 阮酥印墨寒小说最新章节

时间:2019-04-09 09:00:25编辑:雨寒

重生之名门毒秀中主要人物有阮酥印墨寒,由朱七慕九最新创作,正在微小宝火热连载中。我奉你若心头血,你践我如足下靴。七载堂堂丞相妻,一朝沦为阉伶妾,乃知君赠玉容膏,原来皆是避子药,剐我皮肉剜我骨,新人猖狂旧人哭。来世只愿为刀俎,杀尽天下负我狗!

《重生之名门毒秀》 棋子弃子 免费试读

隔日,阮琦便归了家。他与阮絮皆是万氏所出,打小没少欺负阮酥。前世阮酥和阮风亭断绝关系,便也是他从中撺掇,而后更是变本加厉把她所有东西搜刮干净,竟是让她身无分文出府。

说起来前世阮家被抄,可和五皇子祁澈交好的阮琦并没有逃过一劫。阮酥起初还快意,却未想到和印默寒扶持这样无情无义无德的新君继位,实则也是苍生之祸。果不其然,自己最后的结局也可谓自食其果。

厅堂里地暖烧得火热,阮琦除去雪装,重新换了一件孔雀翎的披风,这才来给梁太君磕头。

“好孩子,别老是跪着,来,到我身边坐着。”

他眉目生得颇像阮风亭,却夹杂了几分万氏的柔魅,身量高挑,气度翩翩,比起古板肃穆的阮相,倒是个让人移不开眼的世家贵公子。

梁太君越看越爱,又问了他一些功课之类的问题,见阮琦对答如流,梁太君甚是满意。毕竟阮酥、阮絮再能干,到底也是女儿身,而关系阮家千秋万代的昌盛繁荣自然就落在阮家下一代的家主身上,阮风亭目前只得这一子二女,这继承人自然也不言而喻了。

一一见过家中众人,这才散去,梁太君这才觉得少了些什么。

“酥儿没有过来吗?”

冯妈妈忙道。“早些时候大小姐身边的冬桃来说小姐身体抱恙,恐是感染了风寒,都怪老身忙忘了。”

梁太君沉吟。

“酥丫头这身子是得让人好好调理,--不过也好。”

这前后词不达意,然而冯妈妈眼珠一转当即明了。这正月里贵人间应酬最为频繁,阮酥身为嫡女,这节骨眼不带她出席定也不妥,然而若是露面太多,定然大打折扣,深藏久存后的惊艳亮相才更显价值。

她,需要一个时机。

“走,带我去看看酥丫头。”

阮酥小院,知秋脸色不善地捧着一个匣子递过来。

“小姐,这是大少爷从柳州给您带回来的礼物。”

阮酥懒懒从书上移过视线,见里面是一对包金的钏儿,上面坠着几颗松石小珠,煞是可爱。然而东西虽然精致,却不值几个钱,别是他随手带回来哄府中丫头的。不过比起前世什么都没有,这次好歹也有进步。

“把它收在我桌上吧。”

见阮酥表情淡淡,知秋一百个不高兴。

“听说大少爷给二小姐的是一对翡翠镯子,就算咱们不比别的,给那清平郡主的也是一支镶了红宝石的凤头簪,怎么偏生到我们这就这样……”

阮酥闻言一笑,漫不经心道。

“罢了,别人送来礼物哪里还有挑拣贵贱的道理。”,

知秋还想再说,但看阮酥的视线又回到了手中的书上,便瘪瘪嘴不甘地闭了嘴。

她三两下把东西收好,正退出房间时,才掀起隔冷的厚帘,却见梁太君并冯妈妈站在后面,也不知站了多久,心下一惊却也立马给二人见礼。

“酥丫头在里面吗?”

“在,大小姐正在里面看书呢。”

她声音故意放大,阮酥如何不明白她的意思,无奈地从桌下抽出几本书,随意摊开,正是前些日子梁太君给她送来的《女驯》、《女戒》一类。

做完这一切梁太君正好踏入里屋,趁着冯妈妈帮她的大氅除下的当口,阮酥把手中的铜手炉也递了过去。

见孙女乖巧地见礼,梁太君目中浮出慈爱。几日不见,这酥丫头身量似乎又渐长了,因是在自己的闺房,穿戴就没有平素细致,此时,她不过穿了件寻常了家常衣裳,或许是因旧时衣裳,袖子只到手臂中间,却也露出了她莹润的肌肤,而侧身窈窕的曲线更是挡不住,无处彰显着少女的曼妙,发髻只懒懒梳了一半,半垂在鬓边,更添了几分柔软之美……

都说灯下看美人越看越美,待再见到桌上的书,梁太君目中满意更甚。

“明日清平便会被淮阳王府接回过年,过几日的太后召见就由你随老身一起去吧。”

阮酥面露惊讶,心中却早有准备。这太后召见说白了便是各府去宫中给各位贵人拜年,按惯例便是万氏并阮风亭一家四口,从来没有她阮酥什么事;前世的这个时候,因梁太君的到来,唯恐清平回府受冷遇,她说什么还赶在入宫前把清平从侯府接出,只为给她奔一个好名头。可现在……听梁太君的意思,似乎是打算舍弃清平了?

“谢过祖母,孙女一定尽心准备。”

见孙女落落大方答应,梁太君十分高兴,却也闪过疑惑,万氏定然不会给这丫头教习过宫廷礼仪,不过看她自信满满的样子终是让她的顾虑少了一半,

“明日起我会派人来教习你宫中规矩,若无我的吩咐,那些劳什子活动就不用参加了。”

言罢,生怕阮酥多心,又从袖中取出一只厚厚的红包递给她。

“宫中耽误不得,祖母的新年红包也先给你了。好孩子,别让祖母失望。”

“孙女省的。”

重生之名门毒秀

重生之名门毒秀

作者:朱七慕九类型:穿越状态:已完结

我奉你若心头血,你践我如足下靴。七载堂堂丞相妻,一朝沦为阉伶妾,乃知君赠玉容膏,原来皆是避子药,剐我皮肉剜我骨,新人猖狂旧人哭。...

小说详情